Remembering my middle school teacher 周国夫老师

今晚在高中群里突然听到我的初中班主任数学老师,省劳动模范周国夫三年前已去世。下面的博客中有周老师的照片。我从初中到镇海中学住宿读书,一个月回一次家,从某种意义上讲,周老师就是我们这些住宿生的父亲。我也受到周老师很多影响,尤其是学习(自学)方法和态度方面。他的数学课布置很多讲义(作业),他会讲解一些题,但主要是要自学。记得我们初一自学初二内容,以此类推。他有时又很大方,比如说数学课以后是英语考试,他说你们看英语吧。刚到镇中不久,有一次我发烧,有点严重,他和一些同学带我上医院,忙前忙后。现在想起来就像我对我的小孩一样。

这里有一个关于周老师的简短介绍

我说美国大选: II

这可能是我写博客以来隔得最久的两篇相关文章。我说美国大选: I在这里。时隔八年,从上一次Obama”Yes We Can”到这一次Trump”Make America Great Again”. 从Google 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(打败希拉里的主要原因之一,当时Facebook只是起步阶段)到这次Trump基本上垄断Twitter(参考12)。引用第一篇文章的一句话:

But if the presidential election was a Twitter popularity contest—and thank God it’s not—one thing is clear: Trump would win by a landslide.

其实Internet和Web从2004年就被采用,当年HOWARD DEAN用的Tool是Meetup,这个网站有点不温不火,现在还是一个IT User Group常用的聚会工具。

这一次Trump居然赢了。其实我认为核心原因还是美国选民思变,奥巴马8年执政,在很多方面推行过于Liberal的政策,比如说这个学校LGBT学生上哪个厕所,他老人家(他手下的教育部的人)要公立学校允许LGBT学生挑选她/他们认为合适的厕所。这个事引起很大反响/反感。当然还有经济上的原因。这十几年,说实话,中产阶级,尤其是蓝领,工作被外包,日子江河日下。这个是关键(从小布什到奥巴马)。新媒体有影响,但应该是次要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