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der the wing 旅途点滴

上面这个照片是我在最近一次的去中国的航班上照的。来美国有快二十年,坐过很多次飞跃太平洋的航班,坐的最多可能是美联航的航班。从芝加哥到上海的直航也就13,14个小时,加上从圣村到芝城的一个小时再加上几个小时的lay over, 总共的旅行时间比我当年从宁波到武汉上学的时间(大概是37,38小时,包括两次中转的时间)还短些。当然还比当年的火车舒服些。飞机坐多了,难免会有这样那样的事。最吓人的一回是2004年夏天从旧金山走,说是飞机起飞时发现翅膀发动机有火花。飞机在海上把满箱的油放掉后返航。当时乘务员给大家出了一个题,多少油,多少钱一加仑航空油。我算了一下大概是30多万美元。随着航空公司这两年越来越追求利润,不知道现在还会不会这样做?

还有一次是冬天,圣村到凤城的航班因雪晚点。等我赶到去上海的登机口,飞机已起飞。求工作人员能否让我standby 还没走的北京航班。也许是被我的诚意打动,工作人员给我改签了到北京的standby。飞北京的航班也已快结束登机,这一次还有一个空位。工作人员把已关闭的登机口再打开(我是第一回碰到这种情况),登机不久,飞机就离开登机口了。

这几年回国免不了坐动车高铁,速度快,不拥挤。还有味道不错的快餐。

我在大学时的火车可没这么好:慢,在春运时非常拥挤。第一年春节回校,在杭州转车。记得那天天气很好,中午到杭州后晚上再坐车,就跑到西湖边来晃晃。印象中杭州的女孩身材不错,穿着也比内地女孩稍时髦些,很有特点(妩媚又很得体)。有一次在南昌转车,好像是南昌到北京的车(经过武汉)。不光没位置,而且连站的地方都没有。火车还在株洲还是武昌附近弄了很长时间的临时停车。记得当时一个武大还是华工科英的88级的女生给削了一个苹果,印象很深。在火车上基本上不想吃东西,也不怎么喝水。当时火车挤到什么程度?不知道80后,90后的同学有否体会?一个厕所里站了7个人,有个女孩想用洗手间,叫里面的男生出来一下,女生背对。结果没人响应,只能再挤一节车厢。另一次我记得我的一个宁波老乡在火车上说到家洗个热水澡,再抽根烟那是最美的事了。还有一个老乡,他家的条件好一些,就坐飞机去武汉,是运七飞机,螺旋桨的。我相信这些都是过去式了。

还有一些旅行的轶事和碰到的好心人,下回再说吧

Published by

omaha

I am Youyou's daddy.